历史学者能给当下的世界甚幺样的启示?

2020-06-22 9W访问

历史学者能给当下的世界甚幺样的启示?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  胡川安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   「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网站主编

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哈拉瑞的新作《21世纪的21堂课》刚出版,即获得全球的关注。哈拉瑞过去的两本畅销书《人类大历史》和《人类大命运》着眼于过去和未来,新书则立基于当下,从现代世界所遭遇的问题,还有未来数十年我们会往哪去,提供了21堂别出心裁的论述。

    哈拉瑞是个焦虑的人,新书前言中就可以知道他巨大的焦虑和紧张,世界局势的纷扰、美国总统川普的倒行逆施、自由民主的崩坏、恐怖主义、世界大战的危机、全球暖化、移民、资讯与生物科技的双重革命到个人内心世界的挣扎、人生的意义,哈拉瑞以一本书处理如此繁杂的议题,宛如是个思想家。

    每个时代都有思想的先行者,1999年庆祝柏林围墙倒塌十周年时,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做了民意调查,选出了千年来最伟大的思想家,第一名是马克思,物理学家爱因斯坦、牛顿、达尔文分别佔据第二、第三和第四名,从这几位思想上的巨擘,分别可以看到几个世纪来的社会、科技和生物的发展,属于21世纪的思想指标会是哪个学问的呢?

    哈拉瑞在牛津大学取得博士,本来专门研究中世纪的历史和军事史,出版了《人类大历史》和《人类大命运》后,书籍翻译成23种语文,顿时成为全球的重要思想推手,历史学者如何成为新时代的思想家?历史学最基础的工作就是在大量的材料当中寻求解释,并且得出一套自己的看法。「在一个资讯满满却多半无用的世界上,清楚易懂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哈拉瑞的这句话也是历史学的核心,在大量的材料中,以自身的洞见组织材料,并且提出解释,进而成为一种说服人的观点。历史知识是建立在「人」的基础上,以往我们只想到历史是建构过去的学问,透过分析当代的材料,并且加以比较和解释,哈拉瑞提供了一个当代的世界地图和未来的预想图。

     21世纪的问题主要从上个世纪延续而来,1990年代的时候我们相信历史会走向终结,也就是1992年日裔美籍学者法兰西斯‧福山出版专书《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所说的,他指出人类最后的历史将会是西方式的民主,以后「自由」、「民主」的理念将成为每个社会的基础被世人所採纳。但后来的历史与福山预期的不同,本来以为全球各大国都携手的走向自由秩序,但他们在2010年之后又往不同的方向走去,崛起的中国经济大幅成长,GDP超过日本,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但政治仍然维持极权主义;本来欧洲国家极为乐观地朝向欧盟的理想前进,但2016年英国却以公投的方式决定脱欧;苏联的共产主义崩溃之后,重掌大权的总统普丁害怕经济改革和政治的自由化会削弱自己的权力,团结俄罗斯国内的传统力量,与美国势力抗衡。

    世界趋同的力量减缓,自由主义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行不通,除此之外,哈拉瑞举出21世纪更重要的问题,也是以往人文学者所没有想到的层面,随着资讯科技和生物科技的双重革命,让人类这个物种产生相当大的挑战。哈拉瑞担心未来可能会没有工作,因为科技能够取代大量现行的工作,导致数十亿人的失业;而且,大数据演算法所造成的数位独裁有可能让权力和财富都集中在更少数的跨国菁英手上。

    由于大数据和演算法的关係,哈拉瑞也深入的探讨我们的自由意志和个人生存的意义,在资讯科技快速发展下,我们在网路上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着,而网路的足迹也再度地用来决定我们观看的内容和生活的体验,人类真的有自由意志可以选择吗?或是我们所理解的「真相」是由google和相关的社群媒体所决定的吗?因此在未来,真相或是权力将由掌握数据的人来决定吗?

   我自己并不是如此的悲观,我本身也是个历史学者,从大量的史料中辨别出历史的发展,并且给予以往的历史一套解释,而且会依据自身所在的立场加以思考过去的历史与现在发生的关係。按照世界的局势,从现在开始,世界注定是不断变动的,科技、价值、生活方式和世界观都会与过去所熟悉的完全不同。面对未来,我们唯一相信的东西就是「变」,过去按照工作所分类的科系、教育已经无法面对将来的世界了,但在变动的世界中,幸好历史学就是「变」的学问,我们在不断变化中寻求解释,并且找到在新时代安顿身心的方式。

   除了能从历史本身找到一些适应世界的方法,或许我们也可以从一些传统的文化和思想中寻求智慧。哈拉瑞新书中所讨论的例子,大致都是以欧美为中心的观点,也反映出本书的侷限,中国的例子或是东亚世界的发展,在新书中都相当的零星,如果从世界文明的发展来看,东亚世界对于神、世俗主义、教育、意义和冥想的方法都与西方不同,所以原有的传统文化也部分决定了东亚世界在使用网路、数据和社群媒介上的行为。在资讯如此複杂的世界中,我们并不完全的依赖网路所接触到的资讯来决定人生的选择与价值,也依靠传统的文化、智慧和生活习惯决定我们的生活意义。

    2050年的世界会是怎幺样的情况?我们不知道,哈拉瑞给了我们一些想法,有可能是错的,也有可能部分是对的,但我们不能对于未来没有思考,哈拉瑞所提供的意见中,虽然没有给我们难题的解答,或是该如何行动的指南,但给了我们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让我们可以更加深刻的理解现在与未来。

【相关资讯】
《21世纪的21堂课》
历史学者能给当下的世界甚幺样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