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拿第一名?」

2020-06-11 1W访问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拿第一名?」

该走热门大道,还是选择冷僻小径?

在你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路看似康庄大道,终点是长满玫瑰花的美丽花园,但竞争者众,入门太窄。另一条路人烟稀少,荆棘满布,可能通向或美好或危险的未知。你跃跃欲试,内心隐隐然有股热情与直觉想走那一条难走的路,但内心惶惑不安,担心一走错已回头无路。

面临重大选择。我的经验告诉我,选择前,要听直觉的心也要听大脑的判断,多方收集资讯审慎评估。但选择后,则要靠决心与勇气,遇山开山,遇水架桥,无论如何拚出一条路来。

念博士班第一年,我从土木系转到机械与半导体工程领域,就是人生一次大选择。大选择带来大转折,我的职场方向从此大转弯。

一九八○年代末,还在MIT念硕士班时,机械领域的大热门是机器人研究。在那个年代,机器人研究堪称主流,美国人积极学习日本的机器人技术,美国製造业亦耗费极大资金及心力,製作并研发机器人,希望发展许多可节省人力成本的自动化製程。

我很希望硕士毕业后,能投入机器人研发,一方面机械人研究在当年是显学,另一方面我自己长久以来,都对电子机械领域深感兴趣。然而,我在MIT取得的是土木硕士学位,在台大念的也是土木系,从大学以来一直都在土木相关领域修习深造,为此,我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很难再有机会走到电机或机械领域了。

择你所爱,更要爱你所选

转换领域后,如何挑选新的博士班研究主题,竟成了一个大难题。由于我并非正统机械系科班出身,博士班转换领域成功后,虽然十分积极地拜访机器人领域的权威教授,希望能投入他门下,跟着做相关专案,但由于半路出家,专业背景比不过机械系所出身的同学,再加上竞争者众,最后,教授没有收我,终究和一心嚮往的机器人研究擦身而过。

抢不到最热门的教授与研究计画,我自然大失所望,但没有太多时间自怨自艾,权衡之下,我只好去寻找一些当时比较新,却相对冷门的研究。

曾经有一位专门研究冰层探勘的教授,很乐意收我,甚至连后面好几年的奖学金都帮忙申请好了。但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大有问题。台湾地处亚热带,哪有什幺冰层? 我若跟着他做研究,将来以如此资历回到台湾,恐怕是很难找到头路了。

就这样,热门的我申请不上、太有侷限性的我又不喜欢,前前后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拜访将近四十位教授,才终于决定博士研究领域。虽然有些同学觉得我花太多工夫找指导教授,如此慎重其事、大费周章,好像在面试教授、挑选终身伴侣似的。但,如果我不在一开始就想清楚,多花时间用心选择领域、寻找教授,已经与热门领域错身的我,未来是不是更前途茫茫?

经过深思熟虑,我终于选中「半导体」,做为博士研究主题。

说来有趣,拜英特尔、台积电等引领风骚的国内外大企业之赐,「半导体」之名现在连中学生都朗朗上口。但二十几年前我选定博士研究主题的当下,半导体还只是一门新兴又陌生的领域。

我那时的指导教授Emanuel Sachs,才三十几岁,非常年轻,他为了找出自己的特长与研究定位,也选择半导体这样一个领域,看上的就是未来的发展性。就这样,一个年轻的教授,跟一个博一才转来念机械与半导体工程的学生,一起展开创新研究。

回首这段日子,虽然过程辛苦,充满未知,却让我知道创新的价值。一九九一年,四年的博士生涯过去,在我即将毕业的前夕,正好碰上美国经济萧条、汽车产业逐渐没落。

当时的萧条,令原本大热门的机器人领域,因为热钱枯竭而衰退。看不到获利,再加上美国经济不景气,金主们纷纷撤守,许多企业的机器人研究计画被迫终止,刚毕业的博士想找到与机械人研究的相关工作,已不再像以前那幺容易了。

相反的,半导体逐渐成为新兴产业,我也在博士班毕业前夕,顺利找到相关工作。当年那些跟上机器人显学潮流的同学,因为大环境的转变,求职之路非常艰辛。

看着短短四年内,科技产业就有如此巨大的变化,让我体悟非常深切。

其实产业的变动是经常性的,今天的夕阳工业,明日可能是明星工业,而今日的热门产业,明天可能成为落水狗,乏人问津。就如同有人说纺织业是夕阳工业,但是世界知名的服饰品牌,西班牙的Zara 与日本的Uniqlo,却能推陈出新,创造出业务佳绩,创办人甚至成为该国的首富。

因此,身处在职场发展的菁英,除了需了解产业趋势之外,仍可主动性的发展自己的核心能力,以及第二专长。更重要的是,要有「创新思维」的远见及做法,才不容易在产业变动中被淘汰。

产业或大学科系没有永远的热门或冷门,如果太短视近利或缺乏深思熟虑,一窝蜂选择了最热门的领域,往往几年之后风水轮流转,当初的大热门,可能因为人力过剩、或是经济环境的渐渐改变,成了大冷门。

面临抉择的关键在于:了解自己的兴趣与能力,想办法找到其中交集。你最感兴趣最想做的,并不一定是能力最强与表现最好之处,或者当下环境并不允许。

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选择时碰到「挫折」,不必灰心,冷静评估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以及第二甚至第三选择,继续再从能力与兴趣中找出新交集、新可能。

回首我的学习路,蜿蜒又曲折,从来不是直线与坦途。但,不管当下处于顺境或逆境,是否是第一志愿的选择,我没有放弃过努力,也未曾真正放弃过所爱,保持开放的心,持续找机会。而机会,似乎就藏在当时一滴滴汗水里。

摘自《勇敢做唯一的自己》

Photo:Richard Walke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