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不小心就穿帮

2020-06-22 9W访问

历史小说不小心就穿帮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小说写作,最需学问的就是历史小说。历史小说容许虚构,然而,小处可虚,大处却不得不实,至少基本盘得巩固好,不能出错,不然便被看破手脚,评价即差了。

历史小说写作要具备基本文史知识。什幺基本知识?比如说人名。一个人如果不同阶段有不同名字,作者在叙述的时候怎幺叫,都可以,唯对话时,不可混淆。比如一个人,本来名叫王阿丑,三十岁发达后改名王城武,小说可以这幺写:「王城武小时候很调皮」,但不能出现这样的句子:「王城武小时候很调皮,他妈妈常骂他:『城武,你太调皮了』。」因为,小时候,他叫阿丑,妈妈不可能唤他「城武」。

此好比郑成功,爸爸、妈妈只会叫他「森儿」,不会叫「功儿」。郑成功本名郑森,「成功」的名字是明朝皇帝(南明隆武皇帝)所赐,而且赐姓「朱」,和皇帝同姓,所以他被称为「国姓爷」。

这里引发一个问题。后世称「郑成功」,是错误的,「朱成功」才对。我们写小说,不能写郑成功说:「我郑成功」,要嘛也是「我朱成功」。然而郑成功生前,为表谦逊,不用朱姓,只自称「国姓」,时人也以「国姓成功」称呼他。

再如皇帝。当代人如何称呼当代皇帝?称皇上、圣上,没问题,但我们现在熟知的皇帝名号,如唐太宗、汉武帝、齐桓公等,不是谥号,就是庙号(年号、尊号例外,详后),是帝王死后才冠上去的名号,皇帝生前不知他叫这个名,百姓与王公大臣也不知道,所以不可能在皇帝活着时这幺叫,皇帝也不会自称什幺帝。郑问《刺客列传》,曹沬挟持齐桓公(姜小白)一节,鲁庄公对齐侯说:「多谢桓公」,曹沬步下盟坛时说:「多谢桓公……」,错了。桓公是谥号,曹沬挟持齐桓公时,没人知道齐王姜小白是历史上知名的齐桓公。

又如日本漫画《诸葛孔明时之地平线》更离谱,漫画里一群人议论纷纷,对话中提到皇帝,称呼他「献帝」。当时皇帝是汉献帝没错,但那是谥号,死后才有,不能出现在他生前的人物对话里。(例如曹操说:「献帝……」 这句话是不可能出现的。)

谥号、庙号这两项都是皇帝死后才定名的。周朝以后、唐朝以前的皇帝,我们习惯称呼他们的谥号,例如周武王、齐桓公、汉武帝。

谥号是在帝王死后,官方依其生前的功过善恶、政绩表现,照一定程序,以谥法,给予谥号,以示评定。谥号有好有坏,好一点的像「文」「武」、「康」、「平」,不好的如「炀、」「厉」,也有的可怜兮兮,带有同情,如:「哀」、「湣」。

可这样不是很奇怪吗?好像子孙在给上一代打分数(子议父、臣议君),所以秦始皇登基就把周朝开始的谥法制度给废了,他是始皇帝,后世依数字累积,如二世、三世。到了汉朝才恢复。

起初,谥一般为单字,也有两三字的。但唐朝以后,谥号字数越来越多,有多达二十多字的,这样后人怎幺称呼啊?幸好唐以后几乎历任君王都有庙号,简短如之前的谥号,于是从唐朝开始的皇帝,我们就叫他们的庙号,如唐太宗、宋太祖、宋神宗等。

所谓「庙号」,是某君王死后,供奉在太庙而追尊的名号。商朝就有庙号了,周朝确立谥号制度,不用庙号,汉朝恢复。最初庙号审理从严,汉朝皇帝都有谥号,但有庙号者极少。到了唐朝,一般都有庙号。

谥号多用「王」、「帝」字,庙号常用「祖」字或「宗」字。不管如何,两者多由后一代皇帝所追加,偶有隔代或之后数代追赠的。所以前面说,当代人不可能喊在位的皇帝为什幺帝什幺宗,就是这个道理。

明清时期,事情就没那幺複杂了,今人对明清皇帝称呼的名号,大部分是他们的年号,如万曆、康熙、雍正、光绪。

公元前 141 年,汉武帝开始用年号。他老兄在位四十四年,就用了十一个年号。此后历代君主都用各自的年号,年号换来换去,好多个。翻开《资治通鉴》,各帝各号且很多号,年号多如繁星,记不得,不同年号之间究竟相隔几年,也得代换成公元之才能计算,总之烦死了。

幸好明清两朝,皇帝佛心来的,一帝一号,于是大家就用年号作为这两朝皇帝的代号。当你说「光绪皇帝」,大家都知道,若说「清德宗」,却会问:「这谁啊?」

另外某些君主生前为自己起「尊号」(徽号),如慈禧,这说来话更长,不提了。

中国与台湾知名的历史小说作家,学养俱佳,这些基本文史常识都懂。会犯错误的,多半是漫画家、影视编导。日本三国漫画有一画面,臣子对着皇帝喊「刘协大人」,这是打死也不可能的事,除非叛变,臣子避讳都来不及了,不可能直呼皇帝大名;二来,古人尊称以「字」而非「名」,就算要喊皇帝,也只可能称字。

若不注意,国名、朝代名与皇帝名一样也容易弄混。三国时,刘备/刘禅政权,以汉朝继承者自许,蜀是主要统治地区,蜀汉,是后人用来区别汉朝所喊的国名,就像南北宋、东西汉,俱为后代所称。蜀国,更是敌对者魏、吴不礼貌的称呼方式。因此电视连续剧里蜀汉旗帜上大大的「蜀」字,那是开玩笑,中央政权变成地方政权,刘备就从皇帝贬为区长、地区领导人了,这是只有犯贱的首领才会做的事。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yeowatzup

《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