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必读的「说服法则」:解决争吵的关键是控制「时间状态」

2020-06-25 9W访问
哈佛大学必读的「说服法则」:解决争吵的关键是控制「时间状态」

所有的论辩都可归纳为三个核心议题探讨:责难(过去谁错了)、价值(现在什幺是对)、选择(未来该怎幺做), 亚里斯多德认为,若要真正解决问题,必须着眼于未来选择,才能找到共识,并解决问题。

控制言语的时间状态

修辞的三大基本议题皆涉及时态(tense)。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个人目标(你期望透过争论得到什幺)和对方的目标(情绪、想法和行动)。在开始进行论辩前,请先问自己一个问题:辩论的议题是什幺?

根据亚里斯多德的说法,所有论辩议题都可以归纳为三种:

责备(Blame)
价值观(Values)
选择(Choice)

任何一种涉及说服的论辩,都可以被归类到此三类之下。

• 谁搬走了我的乳酪?这个当然属于责备。兇手是谁!

• 堕胎是否该合法化?价值观。让女性决定是否该结束自己体内新生命的权利,隐藏着哪些道德是非?

• 是否该在底特律设厂?选择:建或不建,在底特律或不在底特律。

• 安洁莉纳.裘莉和布莱德.彼特该不该分手?价值观,但不一定是基于道德层面,而是你和对话者的价值观。他们是不是完美到实在不应该分手?

• 辛普森到底有没有杀人?责备。

• 要不要跳舞?选择:跳,或不跳。

为什幺你需要在意每个问题应该被分配到哪个核心议题之下?因为当我们在错误的重点分类下争论时,我们永远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事实上,针对核心议题(责备、价值观和选择)我所给出的例子里,隐藏着特定规则:责备问题涉及过去;价值观问题属于现在;选择问题则和未来有关。

责备—过去的价值观—现在的选择—未来

当你发现争论已经脱离原有轨道时,请试着改变时态。想要责备偷乳酪的小偷,就应该着眼于过去(过去式)。想让某人相信堕胎是一个很可怕的罪行,请使专注于当下(现在式)。想停战并度过宁静的阅读时光,放眼未来或许是较好的选择(未来式)。

针对每一种时态设计出一种修辞模式的亚里斯多德,最喜欢谈论未来。他认为着眼于过去的修辞,针对的是正义,也就是法庭上进行的司法争论。亚里斯多德称为「法庭性」修辞(forensic rhetoric),因其与法庭相关。

在看《法网游龙》(Law & Order)和《犯罪现场》(CSI) 时,你会发现多数对话都是都着眼于过去。这对警察和律师而言,非常有用。法庭性修辞有助于我们决定谁是兇手,而不是谁正在做这件事或谁即将做这件事。

当把对话的时态摆在当前此时,可以处理称讚与责备,区分好坏,分辨不同团体间的差异或个体的差异。亚里斯多德称这类时态的言语为「展示性」修辞(demonstrative rhetoric),于描述一个符合社会理想、或没能达成此一目标的人。

这也是毕业典礼演说、葬礼致词和布道的共通语言。藉着颂扬着众人的英雄,或贬斥社会的公敌,在某种程度上,此话语能给予人们原始部落般的归属感。

如果你希望双方达成一致,就必须放眼未来。这也是亚里斯多德为自己最喜欢的修辞所专门保留的时态。他称此为「审议性」修辞(deliberative rhetoric),因其协助我们做出选择和决定如何达成双方目标。审议修辞的焦点在于「什幺最有利」。这是最实用的修辞,这个修辞跳过对与错、好与坏的论辩,相当方便。

• 现在式(展示性)论辩倾向于结束人与人之间的联繫或分离。
• 过去式(法庭性)论辩以惩罚为威胁。
• 未来式(审议性)论辩以得到结论为优先目的。

如何说服儿子帮忙拿牙膏?

那天早晨,我那十七岁的儿子正在吃早餐,于是我有了很短暂的时间,可以使用家里唯一一间浴室。我拿起牙刷和牙膏,发现牙膏没了。离我最近的备用品在寒气逼人的地下室里,而我还没做好捨身冲进冰天雪地的準备。

「乔治!」我怒吼。「牙膏是谁用完的?」门的另一侧传来挖苦的回应,「这不是重点吧,老爸?」乔治回答。「重点是,我们该如何防止同样的事再次发生。」

他抓到我了。我曾跟他说过无数次,真正有效率的争论,必须着眼未来,也就是争论中必须包含选择与决定。

先将嘲讽的语调放到一旁,这个孩子懂得将讨论从过去转变为未来,从法庭性转移到审议性,他的举动实在太值得褒扬了。 他将争论的内容,转移到决策制定的模式下:哪一种选择才能让我们得到源源不绝的牙膏?

VO VIP 专属天下购书优惠
《说理 I+说理 II 套书》

进入「天下网路书店的 VO 专属店中店  」
输入通关密语「VOVIP」
就能享有专属于 VO 读者的 75 折 购书优惠

哈佛大学必读的「说服法则」:解决争吵的关键是控制「时间状态」

这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