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眼中的Computex

2020-08-03 7W访问
西方媒体眼中的Computex

这週是众所瞩目的台北国际电脑展,儘管三星与 LG 两大韩国产业巨人没有参与,台北依旧聚集了许多国外的科技媒体记者和部落客,其中 The Verge 的记者 Vlad Savov 写下了他对 Computex 的观察 1,他认为这场展览给人的感觉像是 1980 年代典型的西式产品发表会,从宏碁展场的霓虹灯到华硕的 show girl,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模特儿没有繁複的烫髮。

西方媒体眼中的Computex
照片来源:Flickr

他从宏碁发表会上如雷鸣般震耳欲聋的音量谈起,认为那种过大的音量某种程度上就定义了「台式发表会」。

Vlad Savov 觉得这种态度就像是:如果你想要显得很突出,就得拼命轰炸观众的感官。

西方媒体眼中的Computex

电影《华尔街》主角 Gordon Gekko

他将华硕董事长施崇棠的造型比做电影《华尔街》里的主人翁 Gordon Gekko:往后梳的头髮、蛮横地说要征服世界的发言,以及喜好製造夸张、戏剧化的表演。他认为台湾的电子业者,例如华硕,还在适应从过去负责代工的角色转往消费性品牌的过程,于是过去向他们下单的美国公司,自然地就成了他们模仿的对象。

Vlad Savov 提到,台湾电子产业在施崇棠、王振堂之前并未建立起传统,后者超大的音量,让麦克风都显得多余;而 HTC 的周永明则是受到前雇主的启发。依循着如此的路线,今天这些人领导的公司都已经构筑出自己的消费市场讯息。

一位长住台湾 10 年以上的记者、产业分析师 Dan Nystedt 说,台湾的厂商似乎试图表现出更加「西式」的风格——或是说自认为是西式的直接、有力,因为他们知道听众包含了国际媒体;Vlad Savov 则是用美国「混搭式」中国菜作为台湾厂商举办发表会时的类比。

The Verge 这位记者警告,西方消费者已经变得更加挑剔,或是说愤世嫉俗,公开、直接的行销反而会遭到嘲笑;这样还是可以把东西卖出去,只是像苹果、微软或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已经意识到这样的状况,而亚洲公司在这方面似乎反应慢了些。

西方媒体眼中的Computex

NVIDIA 创办人黄仁勋

相较于台湾的华硕与宏碁,Vlad Savov 举了一个在连接东、西方文化差异上较为成功的例子——绘图晶片大厂 NVIDIA 创办人黄仁勋,他在台北出生,9 岁后移居泰国、美国,并在当地完成学业,待过 AMD、LSI Logic,最后创办 NVIDIA。Vlad Savov 认为黄仁勋的以及他的公司在风格上几乎适用于大部分观众。

那幺东、西方文化差异有很严重吗?区域性的差异又怎幺办呢?在日本经商跟在印度经商不一样,在中国市场经营事业又跟在日本或印度有很大的不同。

国内外媒体一直在观察台湾领导厂商的风格,几週前纽约时报採访施崇棠也提到他最近几年的转变 2:

我们说爱情不用翻译,可是科技需要。

SONY 创办人之一盛田昭夫大胆地将直营店开在纽约第五大道,积极打入当地市场的故事令人津津乐道,然而时至今日,文化差异改变的脚步似乎还比不上跨国企业与商品在全球扩散的速度。文化问题对跨国公司无论是在经营、行销上都屡屡造成困扰,轻则无法在当地取得优势,重则必须完全退出当地的市场。就连国际市场公认的赢家 Google 和 Apple,也常常在策略或行销方面于非美国市场上吃亏。

不过西方媒体是不是忘了,如果拿今年初高通在 CES 大展开场 Keynote 的表现 3,以及三星的 Galaxy S4 发表会 4 来比较,应该不会觉得台北的风格很奇怪才对啊?XD

  1. Lost in translation: when East meets West, press conferences get weird↩
  2. In Taiwan, Lamenting a Lost Lead↩
  3. 大家可以参考 The Verge 这篇 〈 Qualcomm’s insane CES 2013 keynote in pictures and tweets 〉,应该看图就可以感受到科技圈如何看待那场 keynote XD↩
  4. 三星今年 Galaxy S4 发表会的百老汇风格被以「怪异」形容,这对品牌形象可没有加分作用:Samsung weird: how a phone launch went from Broadway glitz to sexist mess↩